一位女外汇交易员的炒汇历程与独白

时间:2019-06-26 17:24 作者:最新博彩大全

  我当时对缠论极其痴迷,图文打印出来,不管去哪里,随身带着随手看。用画流程图的方法去理解“缠论”的交易手法,揣摩它的思维。现在回头看,缠论对我影响最深的是它对市场的看法和数学的分类。

  我的角色很简单,主要就三个:为人妻、为人母、交易者。这三者之中有太多的共通之处, 而生活就是角色的平衡。

  尤记得2009年当初刚入,姐夫跟我说,“ 我身边那么多研究生、博士生炒股都亏,凭什么你就认为你强过他们呢?” 当时我笑了笑。

  我想了想,说,“我喜欢它,喜欢一头扎进去,等抬头时窗外就天黑了,那种全心沉浸在里面,时间流淌的感觉 …… 嗯,……,我看盘的时候,你就当我每天看韩剧吧。” 我笑了笑,老公也笑了笑,拥了拥我,满怀的宠溺。

  A股池里我记得09年某夜我一口气翻看了所有股票的图,当时记得大约有五六百支,那时候创业板好像还没,还是刚开始?选股是件头痛事,等N久才启动,也可能几年都不动。

  动了,行情走完了基本上只能先扔了。后来如果看好大盘大势,我就采取最懒的方式,买股指基金,这样既不用耗神选股,又保证至少不会跑输大盘。然后再选支银行股里的领头羊,那时候银行股是大盘的红旗,它要是走不动了,大盘也基本没戏了,现在不知道这规律还灵不?

  当时如此痴迷,带娃的时间自然就少,但一天也不少于4小时吧,只是即使陪着娃,心思却还在K线年,忽然有一天自己猛然醒悟:当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当个好妈妈,市场永远在那,而娃的成长却时不待我,于是专心带娃,基本脱离。

  尤记得,那个雨后的夏天,我牵着娃的小手走在落叶林荫道上,两人安静地走着,周围静得只剩下脚下莎莎的落叶声。

  09年炒股的开始,是起源在Costa咖啡厅和一朋友的聊天,那次谈话对我俩的生活轨迹都产生了重大影响。她当时已经是混了10年的老人了,好玩权证,她那种自由自在的生活状态太让我羡慕了。当时我家老大刚断奶,我正磨拳檫掌地想重出职场江湖呢。

  这一接触到股票,我发现炒股这事情太好了,时间灵和自由、不拼爹、不应酬、不用处理复杂的办公室关系,还越老越值钱,当老太太了都能炒,立马就认定炒股就是我找寻已久的终身职业了。

  当天她手把手教我如何看线,买卖,现在就记得她两句话,第一句是“你愿意交多少学费,就拿多少钱来玩。” 另一句是“跌破半年线,就应该出来了;跌破年线,裤子输没了都要跑啊!”第二天,在QQ上,她盯盘,遥控我。

  当时看着日线图那个波动,我的小心脏也跟着上下砰砰砰。终于,她在QQ上说可以买了,我回了一句,”不好意思,我十分钟前已经买了,我实在忍不住了“ 那一刻,我知道我是没法跟着别人学,我的脾性就是野丫头一个,喜欢自己折腾,自己撞南墙。当时,我记得自己投入的是5万块钱,她嫌太多。此后,我开始自己的折腾之路,首先是看各种书籍,好好坏坏都有。

  她推荐我看的是江恩,我自己印象比较深刻的是《日本蜡烛图技术》,还有当时博客上的一些风云人物出的书,每看完一本,看到里面所谓的秘籍,如获至宝,第二天就兴奋地在市场中试呗,结果可想而知啦。好在我的自律性较强,小笔投入,自己给自己下了硬规定:亏10%,就退出。

  所以怎么折腾,也没有大损伤元气。之所以一开始我就有这意识,是因为我买的那一大堆书中,一本华尔街的经典之作《专业投机原理》,让我一翻立马就有一种沙砾中发现金子的感觉,虽然书中大部分枯燥无趣,但就资金管理那块,我是看了一遍又一遍,拿着笔和纸试算书中的例子。

  当时自己30岁,我觉得年纪大有年纪大的好处,心态不急躁,也更有辨别力。如果我是在20岁踏入,我想我会更容易被那些热门的秘籍书籍所吸引,这就是生活阅历的沉淀提升了自己的判断力。但技术上,我始终很杂,如无头苍蝇,直到某天我老公偶然在微博上发了个关于“缠中说缠”的链接给我,从此”一遇缠师,陷终身“。缠中说禅,一奇才,可惜在2008年就英年早逝,可惜可叹。

  2010年,一年过去,随着技术知识的学习,尤其是对缠论的研究,我的信心空前膨胀,对技术以及对自己自律的信心。

  你看,一年交易了上百笔,我都做到了坚守10%的亏损线,我难道不是个自律的人么?所以,我把资金增加到了25万,在自认为的最低点进入河北钢铁。以前当资金只有5w时,10%只是5000,我能忍受,但当资金量为25万,10%的亏损就是2.5万, 看着资金表上的-25000,我真的点想下去平仓啊。

  一个侥幸的声音不停地在耳边对自己说,“不平掉,只是浮亏,平掉了可就是真金白银的亏损啊。”,我没平掉。最后亏损到达6万, 我狼狈出逃了。

  那次对我的打击是沉重的,前面一百次我都做到了,只有这一次我失控,一切努力就覆水东流。就如同生活,你和爱人相濡以沫多年,彼此付出那么多,信任是一粒一粒的沙堆积起来,可只要某一天其中一方在下犯了错,则信任犹如沙塔!!!

  那次让我认识到原来自己的自控力没有想象中那么强,怎样才能避免犯错呢?那就是避免让自己置于被考验的境地。恐惧是人的本性,不要和人性对抗。

  当年凭着胆小谨微,即使新人一个,也没亏多少。最后离开A股是一次盲目追加本金后的大亏,那一次亏损也是第一次深切感受到什么叫“人性的弱点”,那次的大亏,痛切心扉。因为我发现自己在面对假想的亏损和真正的亏损时,自己的执行力是不一样的。当第一次面对大额的真金白银亏损,明知道该止损,可刀挥不下去,反弹的幻想会存在,哎……设想和真正面对是两码事。

  我看到了自己的意志软弱的一面,我明白我需要外力机械地帮助我在这个关键环节确保执行。于是,我开始找寻,找寻到了外汇保证金市场,系统对止损单的自动执行,这让我感觉很安全。

  我血液里流淌的恐惧远大于贪婪,我清楚地看到自己,所以外保市场的保证金规则没有放大我的贪婪,反而弥补了我的恐惧和自控。了解自己,再去寻找一个适合自己的环境很重要。

  现在据说50万以上也能做空,但资金量的限制对小散很不公平,算不得真正意义的多空机制,A股制度上的设计果然对小散从无“公平”两字。

  单方向的操作会在心里上影响判断的客观性。不多说了,反正,我觉得A股是世界上最难炒的品种,风险远大于外汇保证金,我玩不起。今年在A股斩获颇丰的汇友笑我,“敢玩保证金,居然不敢玩A股,真是奇葩。”,我也乐了。

  我当时对缠论极其痴迷,图文打印出来,不管去哪里,随身带着随手看。用画流程图的方法去理解“缠论”的交易手法,揣摩它的思维。现在回头看,缠论对我影响最深的是它对市场的看法和数学的分类。

  首先缠论认为市场是不可以被预测的,但可以用数学分类的方法去分成几种可能性,而这个分类的标准就是边界划分的问题。市场涨跌不怕,怕就怕你不知如何应对。

  而我以繁化简,或者说在我有限的理解能力下,我只能最粗浅地把市场分为:上行、横盘、下跌。然后对应的操作是什么什么…… 当天收盘时就写好,第二天开盘,打开记录本一看,今天是上涨了,就按上涨的计划执行。一段时间下来,慢慢地觉得交易很无聊,但心态却是很平稳。

  这种看问题的态度也相应地影响到我的生活,我开始不再认为他人是能被改变的,但是我可以做什么? 那就是将对方的态度进行分类,然后每一类我该如何应对?我可以做什么?。哈哈,有意思吧。

  举个例子:孩子小时候很喜欢玩纸巾,每次一盒纸一张张抽出来,越抽越多,一直要全部抽出来才罢休;卷纸要滚很长很长,他觉得象白色的马路,然后小脚丫在上面跑来跑去。婆婆看不得孩子这么糟蹋东西,老一辈经历过大饥荒,对物品自然珍惜,就会出来制止。我自然不太好说婆婆,但心里又不认同。

  做交易后,我忽然有一天想既然婆婆的价值观我是没法改变,那我可以怎样?婆婆耳朵高度耳聋,平时简单的事都说不清,更别说去沟通育儿的分歧了。我忽然想到婆婆以前是老师,她听不见,但能看啊。而我一直有写博客的习惯,记录孩子和自己育儿的所感所想,那我可以打印出来给她看啊,这也是一种沟通方式嘛。

  态度慢慢接受——嗯,还有记录孩子趣事为主,也可以打印一些我对某些育儿书的读后感的文章给她看。

  于是,我挑选几篇,让老公打印成间距宽的大字,适合老年人看的格式,然后带回来他交给爷爷奶奶。老人嘛,看到自己孙子的趣事,谁不乐呢,心情一好,顺带着也被我文中的育儿观慢慢地影响了,更重要地是他们理解了我的想法。这就是沟通。

  同样在跟老公的相处上也如此,这种方法最大的好处在于,避免了自己对对方不切实际地期望,如果自己有了一个预设的期望,然后当对方达不到,自己就会被强大的落差感导致坏情绪。

  这种错误在孩子身上太多了,然后当我发现自己丢掉对孩子行为那些美好的预设和期望后,单纯地想好各种可能性以及我可以做什么,每天我和孩子间的冲突立马减少了70%。

  这种思维模型,如果刻意地让我学,我想我很难学会,学了也不会用,但因为炒汇,每天都在运用它,久而久之这种思维模型就侵入了我的生活。让原本极其情绪化的自己变得理性平和起来。